• <td id="m0qus"></td>
  • <td id="m0qus"><button id="m0qus"></button></td><td id="m0qus"></td>
  • <td id="m0qus"></td>
  • <tt id="m0qus"></tt>
    <table id="m0qus"></table><td id="m0qus"><button id="m0qus"></button></td>
    <td id="m0qus"></td><table id="m0qus"><li id="m0qus"></li></table>
  • <td id="m0qus"></td>
  • <td id="m0qus"><li id="m0qus"></li></td>
  • <table id="m0qus"><li id="m0qus"></li></table>
  • 一个桥梁工眼中的中国桥梁工艺革新

    ??时间:2018-08-24?【字体:

    1986年10月,张迈进来到中铁二十四局集团浙江工程有限公司的前身——上海铁路局工程总公司第四工程公司。从桥梁工程队的木工,到桥梁作业队队长,在他32年的职业生涯里,张迈进干过的工程项目不下十个。每干一个工程项目,就有一批新的技术、新的施工装备出现。他见证着桥梁工程技术革新的高歌猛进,施工装备更新换代如雨后春笋。

    刚进单位时,恰逢修建沪杭铁路复线,他在沪杭线杭州至嘉兴段干了三年,一直到1989年。

    当时,人挖肩扛在全国的工地都随处可见,扛棒、撬棍、手推车、卷扬机、滑车组、倒链葫芦等是主要施工机具。钻孔桩机是用木架拼装成的。滚筒式350搅拌机搅拌混凝土用人力手推车进料、出料,垂直运料搭设斜坡脚手架,用卷扬机拉翻斗车走斜坡,大方量的混凝土浇筑需要组织几个工地的人员搞大会战,三班倒作业。围护桩采用穿心锤、柴油锤打桩机,用A字拔杆穿滑车组联动卷扬机拔桩。

    老师傅制作模板都是在地上放大样弹墨线,计算尺寸靠人拿笔手工计算。“计算器在那时是个稀罕玩意儿!”到了90年代初,由于计算量不断增大,张迈进才舍得花上攒了一个多月的工资——用130元买了一台计算器。

    由于工程规模较小,公路、铁路上的预制梁普遍用一种“钓鱼”式或纵拖横移架梁方式。先用枕木搭设临时支墩,再铺设轨道,采用卷扬机、托船、圆轮、滑车组、倒链葫芦、千斤顶、人字拔杆等笨重工具,半机械半人工纵拖横移架设,辅助工作量大,架设速度非常慢。

    后来,他在其他工地见到一种用贝雷架拼装的简易架桥机,一天可以架五六片梁,贝雷架拆卸、运输方便。张迈进带着作业队人员照着样子制作拼装,1999年在嘉善县一个跨沪杭铁路的公路桥上首次使用,后来通过改进在公司多个工地应用。

    进入二十一世纪,他见到的桥梁类型越来越多样,跨度不断刷新纪录,技术难度也大幅提升。架桥机、吊机使用在全国铺天盖地,架梁吨位逐步升级。随着预应力技术的不断成熟推广,出现了悬臂浇筑、转体施工等先进便捷的桥梁施工工艺。

    2005年,杭州市德胜快速路高架桥施工时,横跨沪杭铁路、宣杭线及铁路艮山门编组站5股站线,采用了挂篮悬浇法施工。当时正值铁路第六次大提速期间,电气化铁路开通。刚考取了桥梁装吊工高级技师的张迈进第一次接触挂篮,应用平时积累的桥梁吊装、预应力张拉等技术知识,他带领工人们很快掌握了这项施工技术。

    再后来,他干的桥梁规模越来越大,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层出不穷,有些让他应接不暇了。

    2008年,新余市仙女湖大道跨越新钢洋坊货场17股道,采用(88+150+88)米三跨变高度预应力混凝土连续箱梁。

    2011年,杭州铁路枢纽京杭运河大桥112米钢桁梁施工,使用顶推浮运架设技术,后获得中国施工企业协会科技进步二等奖。

    2018年,杭州崇贤至东湖连接线上跨宣杭铁路立交桥,1250吨履带吊在2个小时内就提吊架设了2片箱梁。

    参与建设这些工程,构成了张迈进对30多年来中国桥梁发展的直观记忆。他感慨工艺推陈出新之迅猛,也惊叹改革开放带来的市场活力。

    (浙江公司  孙璞玉)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118开奖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