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d id="m0qus"></td>
  • <td id="m0qus"><button id="m0qus"></button></td><td id="m0qus"></td>
  • <td id="m0qus"></td>
  • <tt id="m0qus"></tt>
    <table id="m0qus"></table><td id="m0qus"><button id="m0qus"></button></td>
    <td id="m0qus"></td><table id="m0qus"><li id="m0qus"></li></table>
  • <td id="m0qus"></td>
  • <td id="m0qus"><li id="m0qus"></li></td>
  • <table id="m0qus"><li id="m0qus"></li></table>
  • 小相机见证大变化

    ?作者:史华兴??时间:2018-09-21?【字体:

    我接触相机的历史有30多年,使用的相机从黑白相机、彩色胶卷相机、数码相机,到航拍无人机。在相机快速更新换代的过程中,我有幸留下了几代工程人追求交通强国的记忆,也把企业施工能力的跨越发展定格在镜头里。

    我最早用的是一台黑白胶卷手动相机。我把它视如掌上明珠,当作至爱的工作伙伴,从不外借,也不私用,甚至不让别人动它,为此得罪过不少人。胶卷贵,冲印费贵,为了节约,我往往是选两三个角度,拍两三张就结束,这样拍出来的相片,供选择少,自己有时不甚满意。

    那台黑白相机对于当时公司经营生产规模,还是“合身”的,能较好地记录下公司施工生产场景和所建工程。当时的工程规模小,一座大桥、一栋高楼用广角也能把它框进镜头,摄影的效果犹存,投稿一般也能见报,只是相片冲印、邮路上跑的时间长。

    记得我在深山里的铁路项目部向报社投图片新闻稿,在崇山峻岭的工地走30多公里的山路到镇上,住一晚赶上次日清晨开往县城的唯一一趟班车,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五多个小时才到县城。那时是卖方市场,全县城只有一家相片冲印馆,你急他不急,等一两天取相片是常有的事;相片取来后,虽然立即寄出去,加上邮路上跑几天,当报社收到相片的时候,事件至少发生一个星期以上。

    黑白胶卷相机照出来的图片,较之于后期的彩色照片,虽然色彩单调,非黑即白,清晰度也不算高,但是那些泛泛发黄的旧照,反映了中国铁路发展的艰难历程,是当今中国高铁品牌享誉全球的奠基石,成了公司珍宝似的文物。

    从黑白胶卷进步到彩色胶卷,相片还原了拍摄对象本有的鲜丽色彩,效果上有了质的飞跃。数码相机的出现,使得彩色胶卷也退出了历史舞台,我摄影时有了更多的角度选择,也可适当的增加拍摄次数,有足够的挑选空间,总能选下满意的、栩栩如生的各类相片。

    但是,随着承建的工程越来越大,数码相机也满足不了对一些大工程的拍摄需要。

    至今还清晰记得我去内蒙古一个铁路项目拍摄,其中的一座特大桥,其桥墩高110多米,受地貌影响,就是用上长焦镜头,也难在地面上找到合适的拍摄地点,只能拍到桥墩和桥面防撞墙。

    一直追求拍摄效果的我,听不进同事们的劝阻,带着对讲机,爬到塔吊150多米高的地方,再转到离塔身60多米的塔臂最顶端。在这个过程,我一再告诫自己注意安全的同时,项目部在施工大桥中取得的省部级以上的科技成果、填补公司多项桥梁施工空白的成绩,在脑海中时不时地闪过;虽然躬着身子谨慎前行,但步子轻盈、自然,没有丝毫畏惧。那时唯一的信念是:冒个险也值得。

    我端坐在塔臂上,一边端着相机选角度,一边指挥塔吊司机左右摆动塔臂,直到选定到最好的拍摄位置。完成拍摄任务往回撤的时候,空中那老长老长、孤孤零零的塔臂,突然变成了悬在高空的一条钢丝,我心中的恐惧顿时升起,两股战战,抓塔臂两侧围栏的手掌心直沁汗。安全下到地面后的一阵时间,我的两腿还在不停地哆嗦。

    随着高铁时代到来,面对规模宏大的高铁工程,数码相机的功能也远远落伍了。

    于是,公司购进航拍无人机,首次使用在拍摄宁杭高铁京杭运河特大桥。该桥全长29公里,有27处特殊跨,其中跨越京杭运河(84+152+84)米刚构连续梁是全线唯一列入铁道部科研攻关课题的工程,具有施工难度大、科技含量高等特点。

    之前,我尝试用数码相机拍摄京杭运河特大桥跨京杭运河(84+152+84)米刚构连续梁,登上工程附近的一座座建筑,租船进入京杭运河,想了各种办法,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找不到好的拍摄角度,镜头远了,大桥的主体就小;镜头近了,则只能拍到大桥的部分,拍出的相片总是不如人意。

    公司领导知道这件事后,马上拍板购买航拍无人机。他说:“宣传工具必须跟上高铁和企业发展的步伐。”

    公司在全国各地建设高铁,几公里、十多公里、几十公里的大桥,一座比一座长;十几条、几十条股道的火车站站场,一座比一座大……航拍无人机正好生逢其时,大有用武之地!我只要将无人机升空后,盯着操纵器的显示屏,操作无人机飞行,很轻易全景式地拍出工程的雄伟、恢弘、气派的个性,再无需像以前那样背着相机,辛辛苦苦登高走远,到处选点找角度。

    一位同事用无人机航拍我们在九景衢铁路鄱阳湖铁路大桥铺轨施工的场景,构图中有紧张有序的作业、一平如镜的湖面、一碧如洗的天空、雄伟壮丽的大桥、翩翩起舞的候鸟群,就像一幅独具匠心的绝妙山水画,烘托了高铁建设和生态保护相和谐的主题,获得省里的摄影比赛一等奖。

    有余闲时,我喜欢翻翻公司的工程相册,看着上千张各个时期的工程相片,仿佛在公司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时光隧道中作幸福穿越,看到了改革开放以来铁路发展来时的路,和一路结出的累累硕果。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118开奖现场